产品详情
分享到:
广州的“小非洲”——宝汉直街
产品详情

宝汉直街地处小北路和环市路交界处,广州越秀区北端,白云山下,广州最主要的东西干线环市路边,左右紧邻广东省电视台和广州市电视台,紧靠越秀山公园。广深高铁、内环路穿越街南端,距离广东省委、广州市委、市人大、广州警备司令部,不过几百米远。它是越秀区唯一尚存的城中村登峰村的主干街。

从空中俯瞰,这里是一个漏斗形区域。“黑人街”与主干道被铁路横向分割,仅仅由铁路桥洞连同彼此。从南到北,当你在地面穿越铁道下一段漆黑的桥洞,你将从黑人商业区进入一个热闹的多国居住区,那种境况,犹如置身异国。尤其是晚上,迷离的光线配合各色语言与异域气味,各种感官的瞬间交汇呈现往往使探访者又惊又喜。

在这个漏斗形区域底部的天秀大厦,已经形成了一个50个国家以上人群的国际化聚集地,其中相当一部分来自马里、多哥、冈比亚、几内亚、加纳、塞内加尔和刚果等七个黄金海岸周边国家;除了非洲人,这里还有中东人、南亚人和南美人。大概10年之前,36层天秀大厦还是该地段的高档楼宇,但是,在1997年金融危机后,大量黑人由东南亚迁来广州。 当黑色皮肤的商人陆续增多,这里的本地业主也开始大量地搬走。有人如此形容:“现在的天秀大厦,可能是中国内地最国际化的大楼。”它使广州的黑人聚居点与北京的韩国人聚居区、上海的日本人居住区、义乌的“中东人”一条街显示出分明的区别——这里更多跨国流动商贩,更多散居和漂泊者,他们主动聚集,和广州的本土社会划开一条隔痕。

通往宝汉直街的路被非洲人和商贩围成一条很狭隘的过道。挑着衣服挑子的“走鬼”们在自己的地盘上摆摊,不锈钢管制作的2米来长的衣架,上面挂满各色待售的衣服。住在宝汉直街的黑人们是“走鬼”的主要客户。街上许多店主抱怨这些“走鬼”抢走了自己的生意,但又不得不承认“走鬼”们确实带来了这条街的人气。

满墙的牛皮癣、随处乱丢的垃圾堆、昏暗潮湿的窄巷……从表面看登峰村与广州其他城中村并没有什么区别。但由于大量国际移民的集聚,让这个地方产生了神奇的“化学反应”,使得登峰村如此与众不同。

在这条街上居住的非洲人,要么是刚来不久的,要么是长期没有乐观发展的。事业有成的非洲人往往不愿意继续居住在宝汉直街,他们之中许多人搬到附近的金麓山庄以及更远的祈福新村、丽江花园等大型社区,而与中国人做起了近邻,由漂浮状态变为融入。这些小区有针对外国人的居住条例。

中国沿海诸多商业城市都有黑人,但只有在广州才有黑人聚集的市井街道,才会形成“黑人街”。广州作为最早的通商口岸,形成了兼容并包、海纳百川的广府商业文化与国际化视野。二十年来,来自世界各地的人在宝汉直街这个“广州布鲁克林”和谐相处。

从前在海外形成的唐人街就像如今的黑人街,早先移民到海外的中国人也就像这些非洲人。黑人作为当代新移民,政府没有排斥他们,广州人也没有拒绝他们。当下在这里生活的黑人们,其实也是广州人乃至中国人一面镜子。我们怎样才能在这样一面黑色的镜子中更好地认识城市的发展?我们又该怎样和外来移民营造出共赢的局面?


在线客服